說‧在穿越中橫之前

阿姆斯壯在登陸月球的時曾說︰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這樣的感受,我今天也有。

方纔和佑民通了電話,得知中橫穿越第一梯次的活動已經順利結束。

讓我們謝謝佑民、志軒、杏儒、鐵頭、美琦、佩容、碧花、美辰等諸位夥伴的辛勞。

在這六天五夜的活動期間以及之前的籌備過程,上述的夥伴都卯足了全力投入其中。

而在近距離觀察這個活動之後,我體會到他們這次活動中的若干特點︰如細節掌握之精準、事前討論的充分、以及內容設計與帶領之周全。

專業、投入、體貼。這是我對引導員們表現的評語。

聚焦、周密。這是我對整體活動設計的看法。

用心。這是我對這次活動整體觀察後的意見。

中橫穿越梯是一個非常用心的活動,以一連串的課程結合了69公里的中橫情境,共同建構出一次非常豐富的成長經驗。

我相信這次所有參與的夥伴都能夠為這次活動的價值提供見證,也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參與及體驗。

然而,我也想要說說,為什麼自強活動服務員協會想要在中橫推動此一活動課程?

話要說到1980年代以降之台灣……

自蔣經國先生晚年推動解嚴開始,台灣整體社會進入了「解構權威」的年代,衝撞體制、反抗權威、嘲弄傳統的事情一下子便都跑了出來,取而代之的是標新立異、特立獨行、個人自由的觀念。當社會思潮從團體至上轉換到個人優先時,群我的分際被重新設定,社會規範的內容開始模糊,這讓許多人逐漸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跟別人相處的能力。

就在團體價值開始動搖的時候,個人主義、人本思想也悄悄地成為台灣社會的主要信念。

然而思潮的轉變不是一蹴可及,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而在那個過程中的我們,得以在不同的文化氛圍中擺盪,現在想想,這是件很幸運的事,因為能夠在國家、責任、榮譽的團體信念中,看到了尊重、自主、同理的個人價值,雖然沒有辦法一下子成為內外兼修、兩者兼備的人,但是總算沾了點邊。

過去的時代價值、社會環境、家庭結構讓那個世代的人能夠把困難的人生課題分解在日常的生活學習之中,當規矩養成之後,行為便能符合規範。然而在時代快速變遷之後,沒想到當年那些修齊治平的「雕蟲小技」,如今卻成為「必殺大絕招」,眼下,多數人的核心價值是奠基在個人主義之上,言行舉止以「我」作為參照,責任義務則從「他們」開始指派,時代氛圍的變化真讓人有點意想不到。而這個變化帶來了許多的亂象,光怪陸離的使人無法理解,責任成為自由的對立面,團體紀律和個人自主之間的矛盾激化,當自我放大的結果,所有立足於「我」的思考,在表述的過程中都變成了「我們」,彷彿我即是眾人,而所有涉及他們的利害得失,此時都變成他,與公眾有關的問題都被窄化為少數人的問題。這個現象在我們這個寡土眾民、互動頻繁的社會,缺乏社會責任感與道德勇氣的結果,可真會帶來很多負面的影響。

從「我」到「我們」,從「他們」到「他」,要怎麼樣才能轉換「小我」的觀念為「大我」?如何轉換這樣的風氣?重新找回「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價值?特別是如何認識社會責任感的重要性?如何發揮道德勇氣?我想這可能要經歷過社會教育後才有辦法,然而想要「放大絕」,這可是要花錢練,要請老師指導,要找課程鍛鍊,那麼怎麼讓現在的年輕人(特別是經濟條件不佳的年輕人)習得這些?擁有這些?問題很大,而我們從中橫開始,這是我們會做且能做的事情,於是有了這次的中橫穿越。

後記~下山後,看到了Ma小姐所鬧出的事情,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群人因為無法自我約束且受到酒精影響後所闖下的禍。在運用暴力對待他人的背後,實際上便是自我放大的結果,因為在同意與不同意之間,過多的自我讓其他可能的意見沒有存在的空間,無法讓對方屈服己志,於是乎暴力相向。而如何透過團體訓練來定位自我角色?如何在社群之中建構出自己的價值?看來我們還要更努力的繼續找人走進中橫……


廣告

About 張弘遠

立己於正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說‧在穿越中橫之前

  1. 引用通告: 說‧在穿越中橫之前 | 中橫健行隊官方網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